文章
爱情文章
亲情文章
友情文章
心情日记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经典文章
人生哲理
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抒情散文
写景散文
优美散文
散文诗歌
经典散文
哲理散文
诗歌
现代诗歌
爱情诗歌
古词风韵
散文诗歌
打油诗
藏头诗
洛阳市站区宏祥食品化工供应站
周公解梦
爆笑网文
搞笑视频
冷笑话

稚趣的情怀

时间:2014-06-05 21:35 作者:不惑 阅读:纠正错误
  

  家,确实是一个美丽而温馨的字眼儿,她带动着每个人的心,那些关于家的故事永远会在人们的心灵中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记。尤其是在童年,家家都有稚嫩的故事情怀……
  
  那年我十岁。
  
  深秋的季节,天空格外的高,灰白灰白的,偶有几朵几堆似雪似絮的云,被无忧无虑的儿童吵闹声带来扯去,几时便被撕裂的漫天羽扇,鳞般片片。玩的疲累的我们,也再无力气去打发晚霞留给大地的光辉,心里七分满足三分失意地拖着沾满灰尘的身躯,一个个的溜回了家。
  
  我进得门来,发现母亲与邻居吴大娘谈的正有劲,便喊了一声:“娘,吴大娘,你们说什么呢?这么高兴。”
  
  吴大娘抬头笑着看了看我,秘密地说:“给你说小媳妇呢,喜欢不喜欢?”
  
  我用手背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却忘记了手背上还糊有厚厚的一层泥巴,在吴大娘的大笑声中几小步跑到水池边,便洗了。当我忙完了,身上收拾的一干二净时,看到她们聊得还在劲头上,我便不去打扰她们。
  
  外面的天快黑了,父亲外出还没回来,猜想哥哥也许在放学的路上吧。我没得什么可做,便拿了一个木制手枪坐在板凳上玩耍起来。
  
  过了一会儿,听到门外有孩子哼唱着走过,我知道哥哥快进家了,便手握手枪躲在门后,本想吓他一跳,没想到父亲在哥哥身前。门一开,我大吼一声,倒把父亲吓了一跳。哥哥鬼笑着打了我一拳,我自知失败,也没趣的走开了。
  
  吴大娘走了,母亲和父亲谈论着今天的情况,哥哥丢下书包到外面疯去了。我独自又无事可做,便记起此时肚子正饿的“咕咕”叫了,就走到母亲面前,说:“娘,我饿了。”
  
  “等会儿,你要不自己拿馍馍去。”
  
  我只好自己惦着小脚去拿馍馍,一摸又凉又硬,便放下了。我记起应该做点什么,来分担母亲一点点劳累。
  
  我就端着饭筐到火屋里,收拾好锅,便坐下烧起来,想给父母一个惊喜,夸我是一个好孩子。然而幼稚的我,平时只看到母亲烧火做饭,并没有注意到锅里是必须放水的,可我根本没有记着有这回事,便自我感觉“懂事”的“咕嗒、咕嗒……”,拉起风箱来。
  
  时间过去不短了,但就是不见锅盖边缘冒烟,可此时一屋角的柴火已快被我烧尽了,瘦小的身子被烤的火红,烤的发热,出了虚汗般。父母也许没有什么可谈的了,便走过来。
  
  “你也懂事了,饭怎么还没有……”娘的话还没有说完,就闻到一股糊味,便跑到锅前,顺手打开锅盖。
  
  我也跟着站了起来。呵!锅底烧的通红,箅梁棍也被烧成灰炭,馍馍烧的糊糊的,如同四棱的炭块被打磨成球一样。我目瞪口呆之际,不顾及父母在干什么,也无暇去听母亲嘴里唠叨什么,撒开脚丫子,一溜烟似得跑出了家门,躲在暗处,窥视着屋中的一切。也在此时,心里“扑扑”直跳,怕父亲的厚厚手掌,泪水滚了几圈,便淌了下来。
  
  过了会儿,父母清理完了一切,然而他们像没有发生事的样子,叫过哥哥去说了点什么,哥哥随即走出来,在角落里把我拉回屋里。我站在父母面前,似有认错之意,又有受委屈般。父亲笑了笑,说:“好孩子,没什么,不要怕,以后注意就是了。”
  
  我听后,“哇”的一声大哭出来,一家人倒被我的哭声闹愣了,问为什么,其实我也不知什么缘故。但哭过后,心里舒畅了许多,打心里更感激父母的爱,铸就在我以后的成长中,对家浓厚的感情,日益加深。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