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夏日行之丽江遇艳

收拾完自己的身心,去前台退了房,打个车到苏荷外面停车场去取回我自己的车,回到单位的时候已经过了打卡时间,办公室那个妈妈桑居然把我叫到办公室为难了半天,心中那个恨啊,屋漏偏逢连夜雨!等她恢复了常态,我才说出我要请假的事宜,主任居然板脸说不批,把老子给惹毛了,撕下了我温柔的外表,掏出了我的工作证,扔给她,不办我立即辞职,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回到了办公室,收拾着自己的办公桌,将重要文件整理了一下,叫进来我的副手小妖,对她说:「这些你都很熟悉,大多数都是你整理的,最重要的文件在文件柜里,谁来接手就把钥匙交给谁。」小妖这小嘴足够塞进去一个鸭蛋,拦在我走出办公室的路前问:「林哥,你嘛意思啊?」「你听不懂我说话,还是觉得我的话你不用听?」我有点恼火的看着跟了我三年的小妖。

  「不是,都不是,你先告诉我有啥情况在说其他的行不行?」小妖拿出她可怜兮兮的样子,想当年就是这样骗了我,让我选她做了我的副手。

  「别装B了,你林哥不做了,给你挪位置了,不过是不是你接手我不知道,我只能这样给你说了,现在清楚了吧?清楚了请让开,你曾经的林哥要出去!」我一只手端着装满我物品的箱子,一只手想扒拉开她,没想到这林妹妹般的身子骨我居然没有扒拉开。

  「林哥,你不做了,我也不做了,你等我,我马上去办辞职。不过你得先说为什么辞职?BOSS这么重视你!」小丫头一只手拽着我的箱子,一只手掐着我的手臂,这姿势我怎么觉得有点小暧昧,我心里有点恶趣味的想,如果她当着我的面走,我会不会像小妖这样拦着她?

  回头又想想小妖跟我这三年也算是尽职尽责,没有给我惹什么麻烦,只好把自己的事情大致的说了一下,小妖听完后比我还气愤,直接回过头去办公室收拾东西去了,这下有点玩大了,BOSS确实对我不错,这个老色鬼骚扰了各个部门的美女,就是没有动过我手下的这个小妖,其实小妖在公司里也算是中上之姿,说白了就是给我这个面子,这下两个人都走了,这可是这个科室的两个重要的人物啊,其他的几个兄弟能不能顶的起来真的很难说,不由得我还是打了个电话给BOSS,他直接让我去他办公室,我只好将物品仍在小妖办公桌上,让她等我回来再说,别冲动。

  来到BOSS办公室,BOSS挥手让他那妖娆的秘书出去,空气中弥漫这一种骚骚的味道,尼玛的,能更无耻点不,这都是上午十点,能在办公室里面XXOO?

  「坐,说说什么情况。」BOSS把身体向老板椅中一靠,很舒坦的出了口气。

  「没什么,最近心情很不好,想辞职出去走走,休息一段时间!」我心里一阵邪火:不是老子在外面弄死弄活,用英语征服外国客户,用伟岸征服中年妇女,用卑颜屈膝征服钱多人傻的老板,你现在能天天做新郎,夜夜换新娘?你能在这个位置上做的这么安稳?

  「不爽出去休个假嘛,辞个毛的职?你想要多少天给你多少天,其他的事情我给你安排!」他倒是比他那个妈妈桑妹妹要清楚孰轻孰重。

  「这不是怕影响工作嘛。」我很虚伪的说。

  「你走了才是影响工作,不批,组织是你想进就进的你想出就出的?你觉悟在哪里?你有困难要说出来嘛,组织会考虑实际情况予以照顾嘛!」「大哥,你就抬抬屁股,把我当个屁放了吧,请假还天天担心单位的事情,我放松个屁啊!」

  「不放,你有什么事情等你休完假回来再说,10天够不够?」BOSS这次倒是坐直了身子,可我怎么觉得他腰总是佝偻着。

  「10天?奥运会都还没完呢!」

  「尼玛滴,这是带薪假,最多15天,再啰嗦我去纪委把我们喝花酒的事情捅出来!」BOSS打起了人情牌,是啊,一起下过乡,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恩,喝过花酒,总算是一种情义。

  「好吧,我先出去,这事真是看你面上,要不我真辞职不做了。主要是因为工作的原因,媳妇受不了,自己一个人私奔了!」我也吐露了我的实际情况。

  「跑了就跑了吧,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你小子这么帅,玉树临风,后面的女孩排排坐呢,还怕没人疼?」又一顶帽子飞了过来,还好不是绿的!

  「算了,BOSS,有代沟,不说了,我休假期间工作我会移交给小妖,我手机会关闭,别骂我消失啊!」

  「滚!!!!!!」BOSS鼻子里面开始冒粗气,仿佛快高潮了般。

  我回到了办公室,让小妖把我的物品放回办公室,说了句工作交给她了,我休假半个月,手续帮我办妥就飘然而出……

  外出独自旅行还是大学的事情了,不过这样的事情就像做爱一样,只要做过,就没有会遗忘的,带了几件换洗的内衣,直奔机场,毫不犹豫的买了去昆明的机票,转战丽江,这是旅游的圣地,也是放纵的天堂,君不见网络上的传言:想找一 夜 情吗?请来丽江吧!

  饭店我选了忆江南,好多朋友给我说过,一进门,确实被他的古色古香给吸引住了,价格也挺实惠的,比我住的城市要低很多,房间的设施也还不错,唯一不满意的就是浴室,没有浴缸,冲了个凉,开始出去找吃的,唉,温饱思淫欲啊,填饱肚子才有战斗力,何况现在才晚上6点,去夜场也太早了!

  找了家看起来很干净的餐厅,主菜点了个牦牛肉火锅,小菜点了个野生菌炒肉丝,一个罗非鱼,主食要了份粑粑,上次来吃了次,有些印象,这次自然就按照自己喜欢的点了,本来还想要个石斑鱼,小妹很温柔的提醒:「帅哥,您一个人,还是有其他的朋友?」当得知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她说够了,多了就浪费了,多好的人啊!

  一个人吃完就快8点半了,结完帐,打个车去了一米阳光,樱花本来也不错,不过还是喜欢一米阳光的气氛,来到一米阳光门外,许多人已经开始进场,门口停满了旅游大巴车或者私家车,看来一米阳光的生意还是这样火爆啊!拿出从忆江南客户代表那里借来的打折卡,提了瓶红酒,也不贵,打完折才180多,一瓶普通的芝华士可以买三瓶了!

  大厅里面还有些空位,稍微阴暗的位置或者靠近演艺台的位置基本都已经被人给占了,我也只能将就的找了个稍微靠后的位置,坐下来,听着大厅里面暖场的音乐,慢慢的音乐的节奏加快了,我摇曳着手中的红酒杯,闻着里面散发出来的葡萄酒味,冷眼看着逐渐塞满的大厅,主持人开始上台来主持活动,接着就是一群当地歌手上来基里哇啦的唱民族歌曲,一片叫好声和一阵拍骚的乱摄,我继续摇曳着我的酒杯,大厅实在是坐不下了,慢慢的人来了没有地方呆了,服务员过来询问我是不是能拼桌,我笑着摇了摇头!来个美女就算了,来个丑老恶,不是自己给自己添堵嘛!

  我双目微颔,双手放在桌上,跟着音乐的节奏敲打着,享受着这份嘈杂……「嗨!」旁边有人大声说,说实在的,周围都是人,我也懒得睁开眼看,反正我在这里不会在碰到个外聘的迎宾。

  「帅哥,干嘛不理我啊?」我感觉有人碰了碰我的手臂。睁开眼,一个很中性的女孩站在我旁边,我茫然问:「有事?」

  「我们没有位置坐,帅哥,一个人占着四个位置,太浪费了,借个位,晚上我请客,行不!」中性女孩很客气的说。

  我看了看周围,确实太多人了,我一个人坐在这里有点显眼,于是点了点头,这女孩很快乐的向外面挤过去,一会儿她回来了,带回来的确实一个千娇百媚的女孩,两个女孩道过谢,坐在椅子上开始跟着音乐节奏摇摆,没想到这么文静一个丫头居然到了这里会这么疯狂。中性的丫头向服务生招手,准备要啤酒,我想了想对她们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咱们能碰到一起就是缘分,服务生,来瓶红酒吧,这是打折卡。」我把打折卡和现金递给了服务生。

  「说好了我请客的!」中性丫头开始抗议。

  「申诉无效,驳回!」我微笑着对她说。很快酒上来了,杯子也上来了,三个人没有牛饮,红酒确实要很斯文的喝才有感觉。

  我们喝着酒,开始还大声喊着交流,后面累了,大家交流都想平时情侣那样咬耳朵来说话了,实在是太嘈杂了,陆陆续续的交流让我知道他们来自重庆,是自己偷偷从家里跑出来玩的,来了两天了,今天爬完雪山,回来喝酒庆贺她们参见了神。喝着喝着两瓶红酒就没有了,这两个小丫头还若无其事,我不得不感慨重庆妹儿喝酒的功底,询问她们是否还要,两个小丫头居然同时点头,叫来服务员,又来了两瓶干红,在这里迷离的酒吧里,多彩的旋转灯照着红酒杯里面的红酒,格外摇曳。

  两个小丫头居然要玩色子,呵呵,这不是找菜嘛?我不用技巧来甩,就凭心机,两都得乖乖的喝趴下,不到半个小时,两瓶红酒就被她们给瓜分了,这时她们也上劲了,吆喝着服务员再来两瓶,我用询问的语气说:「丫头,丽江的酒吧里面早就说过了,女人都是纸老虎,不经喝,也不经泡滴,能知道回家的路不?」精致的小丫头放出了彪悍的气息:「你没有听说过另一句吗?吃光喝醉,是酒吧里面的一项基本国策?」有这句话吗?酒吧老板倒是会高促销。

  「还是别喝了,明天咱们还要去大理呢。」中性丫头倒是有点理性。

  「是啊,喝醉了,遇到坏人了不好,一 夜 情也是有风险的!」我有点戏谑的说。

  「艳遇不是什么洪水猛兽,他是溪流中的小拐弯,它是动物园偶尔逃跑的小什么来着?对小鸡!逃跑的小鸡!」精致的小丫头挽起了袖子,红酒上来后要和我玩猜拳,好吧,你想醉,那我就满足你,于是哥俩好就开始了,精致的小丫头酒量明显比中性的小丫头酒量好,在他们轮番输过之后,中性的小丫头睡意渐浓,我们只好终止了喝酒游戏,把他们送回了幸福驿站,刚好在我住的饭店对面,安置好中性丫头,便约精致丫头出来吃烧烤,两瓶啤酒,一堆零食,随便聊天打屁,不知不觉到了凌晨两点,对精致小丫头讲:「走吧,回家睡觉觉去了。去你那还是去我那?」

  聊天过程中就了解了她,对性不是特别开放,还是不敢太直接,说完话就等着她的审判了。

  「去你那吧。」小丫头没有看我,在我前面走了。我心里一喜,有戏啊,长得帅怪不得要遭雷劈,泡妞这么简单,以前咋就不知道用呢。

  回到房间,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相拥,寻找着对方的嘴唇,她满嘴都是啤酒加水煮花生的味道,她推开我,说:「一嘴烟味,去洗澡!」我进去冲了个凉,她没洗,我不能洗太长时间,弄完就出来了,她进去洗了二十分钟,利用这二十分钟我泡了壶茶,正好她出来茶水水温满口,我看着中国篮球队打西班牙,心里窝火得很,以前骂姚明的人都死哪里去了,现在让他们在来骂姚明?哦不是骂姚明了,应该骂易建联了,因为王治郅老了嘛,这么大把年龄还在球场上混也不容易。当浴室门打开的时候,我真的被惊了,这都是一个什么样子的女孩啊,一个婀娜多姿的身躯包裹在浴巾里面,下面是长长的两条秀腿,失去了BRA的束缚,一对峰峦将浴巾托的老高,脸上白里透红,身下顿时热了,我把身子向旁边挪了一下,掀开一个被角,作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她顺从的钻了进来,将头靠在我怀里,嗅着我的体味,我终于忍不住了,爬到她身上,没有任何前戏,直接冲进了她的小穴,小穴有点干燥,很紧,突兀的闯入让她有些紧张,让我在里面的活动有些困难,我让弟弟留在她体内,双肘支撑身体,这才开始亲吻她的香舌、脖子、耳垂、乳头、腋下,慢慢的,感觉到妹妹的温软和舒适,我将弟弟拔了出来,她嘴里发出一声呻吟,有些不满,还有些懈怠……

  她乳房不是特别大,但是很坚挺,乳房上的两颗乳头如同两个小草莓,鲜红而圆润,我用舌尖不停的转换着允吸,她闭上了双眼,双手抱着我的脖子,尽情的享受着我的伺候,我左手从腹部慢慢滑向花间,时而她的左腿根部,时而右腿根部,时而从她阴部轻扰,很快,我的手指尖便沾满了她的阴水,她浑身开始发烫,她一只手松开了我的脖子,伸向我的弟弟,用手开始套弄我的弟弟,我用手引领她的手到她的妹妹处,抓着她的手抚摸她的阴埠,显然这样的刺激对她来说有点过了,一会她自己便满脸潮红,不由自主的高潮了一次。

  我笑了,亲吻在她的脸上,她有些害羞,回应了我的吻说:「太长时间没做了,好想!」

  「有几个男人了?」问完这句话,我突然想给自己一个耳光,麻痹的这个时候问这个,不是有点煞风景?

  「算上你,三个。」还好小丫头,没有在意,「第一个是大学同学,我暗恋好久了,可惜他有女朋友,一次聚会的时候喝醉了,给了他,不过再也没有理过他;第二个是我前男朋友,是高中同学,他第一年没有考上大学,读高四了,第二年才进我们学校,为了追我而来,我给了他机会,同居了半年,发现真的不合适,我提出和他分手了,上半年分的,这假期就和我死党出来旅游了。」唉,天涯同时沦落人啊,不过你是甩别人,我是被人甩,两个境界不一样,倒是相逢何必曾相识对我们比较适用。

  「不聊不开心的事了,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没有做。」我的手指在她小腹处画着圈圈,这时隔壁传来一个男人的吼叫声,肯定是熬不住,射了。我和她听见都笑了,我把她抱起来,放在我怀里,面对面的坐着,她用纤细的手指引领着弟弟滑向她湿漉漉的小穴,我继续用舌头刷刮着她的蓓蕾,她头向后仰,双手撑着我的腿,自己用力的操着我的弟弟,我感觉她的阴水顺着我的根流向我的大腿,又流向床铺……

  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人不喜欢水多的女孩,离我而去的那位水也多,恩,旅行之初的水也不少,但是和我怀里这个精致的女孩比起来,明显要差一些,她喉头发出的阵阵呼和声让我很沉醉,紧促的妹妹包裹着我的大半个弟弟,不停的吞吸着,我双手摸向她的腋下,她突然一个激灵,使劲的坐下,把我的弟弟前所未有的进入到她那最温柔的地方里面去了,我龟头感觉到前面一阵热烫,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吸力从龟眼中传来,这是吸精大法吗?紧接着一股股热流包围了我整个弟弟,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爽!爽!爽!

  她长长的一声叹息,伴随着的是双臂将我抱紧,我的头部还扎在她的乳房中间,有点窒息。

  「第二次了?」我坏坏的笑着看着她。

  「是啊,从来没有这么爽过!」她害羞的对我说,「是不是偷情都这么舒服?」「呵呵,情到浓时方恨少!」我把她放在了床上,「该我来了吧?」把她那纤细的双腿放在肩上,用尽我全身的力气开始我的征服之旅……最为刺激的是她侧卧,我抬起她的一只腿,半跪在另一只腿上,微向后仰,用龟头不停的冲击她的G点,不到一百下她就颤栗一次,最后,终于不得不在她那滚烫的液体中播出了我长千上万个后代……

  看着微闭的双目,心中有些心疼,是不是把她折磨的有些惨?去卫生间拿了热水为她清洗了粉嫩的阴部,为她盖好了被子,我自己也做了清洁,拥她入怀,睡去。

  两个航班的旅游,加上这一场酣战,我睡到下午1点才醒过来,醒来时,发现已经人去屋空,心中有少许的失意:怎么每个女孩都是这样不辞而别?难道我就是这样的一个命运吗?

  这真是个蛋蛋忧伤的季节!我打开窗户,外面的清新空气飘了进来,碾碎了屋里的迷乱气息,她走了,我的旅行还是要继续的,只是在也可能遇不到这么极品的女孩了……

  烟雾开始迷茫我的眼眶,脑海里又浮现了那个该死的女人,你究竟有什么魅力,让我如此欲罢无能……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