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爱情文章
亲情文章
友情文章
心情日记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经典文章
人生哲理
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抒情散文
写景散文
优美散文
散文诗歌
经典散文
哲理散文
诗歌
现代诗歌
爱情诗歌
古词风韵
散文诗歌
打油诗
藏头诗
洛阳市站区宏祥食品化工供应站
周公解梦
爆笑网文
搞笑视频
冷笑话

致青春

时间:2014-06-05 20:54 作者:苗子 阅读:纠正错误
  

  人们都说,年龄和经期是女人的最大秘密,但不知怎地,现在这年龄竟成了我这翩翩男儿的最大秘密,就差没有经期了。由于待岁数长了很久我才逃跑出国,身边的同学一般都给我年轻几岁,也就22、3岁吧,但见笑了,外表看上去我们差别不大,于是便没有人看穿我这一大秘密,只是话里行间,还是会不经意地流露出来。
  
  每当课间,咱班的中国同学都喜欢聚结讨论,话题不是欧洲明星的桃色新闻,便是英国皇室的风流艳事,热闹非常。而我总喜欢凑凑气氛,又不时地发发言论,谈什么人性解放的好处,论什么人民民主专政的优势,长篇大论,皇皇巨著。只是,每当我高谈阔论得最兴高采烈的时候,刚才还侃侃而谈的同学便都会哑口无声,刚才还熙熙攘攘的气氛便总会戛然而止。直到我停下口来,气氛才又渐喧哗沸腾,依然是那些说不尽的明星趣闻,道不完的皇室艳史。聊到最后,男男女女便都卿卿我我,旁若无人,只剩下我独自离去,冷冷清清。于是,每每独处时,我总会反复思考着类似的问题:这些年的努力究竟是为了什么呢?饱读诗书、深入思考,起初的动机不就是想让自己不断进步,并继而在人群与社会中活得更加体面、更有尊严吗?当年龄的增长与人生的成绩双轨并进时,是否你抵达再高的境界、取得再大的成就,于你的年龄来看都必定是理所当然呢?即便你的人生取得进步,你的境界于别人眼内是否就如同镜里的花、水中的月,空有景象,而不切实际呢?高境界的人在世俗社会中是否要么就是离群索居,要么便是被人排挤呢?做人懂圆滑会交际就能受人尊重了吧,哪还读个屁大学干个鸟事业呢!那个下午,想着想着,万念俱灰,于是我打开QQ,意欲写下遗言,正当动笔之际,竟意外地收到你的信息,多年没联系的的你,即将大学毕业了。我顿时忘却了活在当下的种种痛苦,兴奋地鼓励着你,仿佛又再回到了当年,回到了我无忧无虑的22、3岁,你青涩懵懂的16、7岁。
  
  别人说三年一代沟,但我感觉这一说法并不成立,起码三十年吧,我一直幻想。大学刚毕业的时候我还到过中学里教书,教的是高一语文,做了一回小说里的男主角。第一堂课前,我可谓诚惶诚恐,结合着我在读中学时身边的种种情景,我反复思考着授课时将会遇到的重重噩耗,弱小女生摸着肚子倒地不起、调皮男生对我脏言谩骂、我情不自禁反唇相讥、最后教室内全体师生打成一片,不眠不休地思考了数个晚上,最后得出答案是,随机应变。终于要上课了,我在教室门前徘徊良久,最后在铃声余音的催促下战战兢兢地走进教室,还没及路程一半我已打算退缩回去,但刹那,水静河飞,无数迥异的眼光投向了我,不能逃离。只见讲台旁站着你,一稚嫩的少女,衣领上的扣子全然打开,毫无防备,松垮的校服盖过你大半的身干,褒衣博带,修长的身材单薄瘦弱,但又面色红润,应该不像营养不良。你看到我走进教室,便领着同学朗读起来,就趁这空隙时间,我再一次背诵提纲。良久,书声渐停,你转过头看我,眼球晶莹、眼神纯洁,就如同眼白干净、毫无杂质,睫毛乌黑整齐,一条一条如初生的幼芽抖擞着向外舒展,配合着清澈的眼眸装饰着圆大的眼框把粉红娇小的脸蛋衬托得分外可爱。于是乎,我被你吸引了数秒时间,你也凝视着我,僵持不下。我问自己,是否我今天的发型滑稽,让你看着出奇,但我又明明已在上课之前对着镜子打理了将近半个小时,那,是否我长得英俊潇洒,让你看得着迷呢?想着想着,我暗里欢喜,心内俊俏的自己双手叉腰抬头望天嘻哈大笑。“老师,我能回去了吗?”你忽然张口,语气温柔得让我当头棒喝,原来我忘记作出指示,“哦,回去吧。”此后,课堂上的你异?;钤?,每当我提问时总欲举手回答,难耐别的女孩无动于衷,于是我就只好望May止渴,让你作答。你回答时举止羞涩,总是双脸通红、支支吾吾,但目光凝聚,从没在我身上移离,眼神里是和风、是细雨、是飘落的蒲公英,又抑或,是晴天霹雳、翻云覆雨?实话说,我也看不清。于是,为了找出真相,我不停点你,May、May、May、May、又是你了,May,从《再别康桥》一诗里你看出诗人怎样的感情呢?“表达了诗人对康桥的不舍,还有...还有...还有...我想...还表达了诗人对旧人的怀念!”你望我的目光忽然坚定起来,然后又尴尬地游离开去,牵引着我的灵魂,漫无目的地摇晃,唤醒了我那颗早已麻木的心。我忽然看清,你眼神内是风中的羞涩、雨中的悸动、雨伞下的怦然心跳。
  
  当年的欢声笑语,早就如云烟渐散,我早便知道,随着年龄的增长,这样的相遇不可再有,即便类似,也只能是灯红酒绿、莺歌燕舞。由于家徒四壁,现在除了读书求学,我还得兼职到一中国企业打杂维生,并无奈地和几名四十好几的女士们共处一室,当然,这四十好几的年龄只是我的猜测而已,就如我不可能知道她们的经期一样。实话说,每当进入办公室之前,我那颗还纯情的心总会忐忑不安,因为进去后便又意味着没完没了的闲言和数之不尽的是非,我真的很怕有一天,不小心便落到她们口中,成为她们餐前饭后的点心,那还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她们的生活可谓行尸走肉,老板在的时候便努力工作,老板外出后便吃喝玩乐。你看,原本还热火朝天的办公软件忽然切换成悠哉悠哉的MSN和乱七八糟的youtube视频,刚才还礼貌得体的问候话语全然骤变为对别人无情的嘲笑和恶毒的咒骂,之前还一尘不染的文件单据倾刻洒满了沾有她们唾液的饼干碎和带有饼干碎的口水花。有时候我想,为什么她们到了这般年纪,经历了无数风浪,心眼还是如此狭小,忘不掉别人多年以前的无意犯错,容不下别人时隔久远的半句失言?有时候我又想,难度她们就没有家庭,没有儿女,除了手头上闲碎的工作和别人的种种不是,这世上便再没有其他事情值得她们费煞思量?她们又有否为今天落得的境地而忏悔过自己曾经的行为举止,后悔过自己年轻时候的不思上进?奇怪地,今天下午,办公室内某女同事一改平常的嬉皮笑脸,愁眉苦脸,我问为何,她说远在中国的女儿要毕业了,但还找不到合适的工作,非常担心,又聊了片刻,她竟意外地冒出一句,“我可不想她像我??!”
  
  现在是6月末,远在中国的你,已近23岁,也将大学毕业了,不知道你是否找到合适的工作呢?你未来那还充满无限可能的人生又将会是怎样的呢?还记得离别时我在你作业本上写下的诗句吗?
  
  《偶成》
  
  朱熹
  
  少年易老学难成,
  
  一寸光阴不可轻。
  
  未觉池塘春草梦,
  
  阶前梧叶已秋声。
  
  “Good morning! MrLuo!My name is May!”忽然面前走来一小女生,16、7岁光景。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