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爱情文章
亲情文章
友情文章
心情日记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经典文章
人生哲理
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抒情散文
写景散文
优美散文
散文诗歌
经典散文
哲理散文
诗歌
现代诗歌
爱情诗歌
古词风韵
散文诗歌
打油诗
藏头诗
洛阳市站区宏祥食品化工供应站
周公解梦
爆笑网文
搞笑视频
冷笑话

情至深处不知情文/秋悲画扇

时间:2017-06-22 07:00 作者:远航 阅读:纠正错误

     
     夏子衿一大早醒来,就匆匆忙忙地梳洗打扮起来。
     今日是苏芳行冠礼之日,夏子衿迫不及待得想要看见苏芳行礼的样子了。
     他那般温润如玉的男子,定不少女子倾慕,成家也是不久的事。
     夏子衿提着裙摆不顾侍女的呼喊穿过一个个廊道。
     见到苏芳的时候,他正和言钦在一起。
     苏芳一身象牙白的银印水花的长衣,身姿欣长,墨黑的长发高束,露出了他惊世的侧颜,柔和的目光从他星辰般的眼中泄了出来,犹如月光。
     站在苏芳对面的言钦就少了些苏芳的温和,多了几分刚毅,剑眉高鼻,气质高贵,就连性子也比苏芳占强许多,夏子衿没少和他斗气。
     夏子衿欣喜过头,到了人家面前竟崴了脚,幸好言钦接住她才没有出丑。
     “连路都不会走?!毖郧沼行┼凉?。
     夏子衿并不在意言钦的话,而去调笑苏芳,明亮的眼睛弯成了月牙:“苏芳,你今日行了冠礼,可就要娶媳妇了?!?br>     苏芳目光似水,温柔地揉摸夏子衿的脑袋:“不如你嫁我作媳妇好了?!?br>     一旁的言钦脸色微变。
     夏子衿摇摇脑袋,两只手抓住言钦的衣裳:“我要嫁给言钦,小时候就说定了的?!?br>     “言钦,对吧?”夏子衿扬首笑靥如花。
     对上夏子衿的目光,言钦嘴角微扬,他也在想,这个女孩将来真的会成为自己的妻子吗?
     苏芳笑了笑:“就等着子衿长大了?!?br>     十四岁的夏子衿怎会懂男女之情,牵肠挂肚,她不懂,举案齐眉更是缪谈。
     她将过家家和相守一生混为了一谈。
     可等她懂的那天,她追悔莫及也要不回她的爱了。
     二
     白驹过隙,已三年。
     春风伴雨,声声敲瓦,吹得花落百家。
     红袍彩绣鸟,又闻金钗响。
     香闺中,夏子衿脱下新装,换了素衣,娇俏的脸上溢满了期待。
     “这件嫁衣皇后瞧过后才送来给小姐过目的,”侍女小心翼翼地将锦绣华丽的嫁衣套在雕花木衣架上,“小姐,您喜欢吗?”
     夏子衿看着窗外的朦胧细雨有些出神:“姑姑选的,自然是好的?!?br>     只是短短几天,夏家千金和丞相之孙即将成婚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京城。郎才女貌,门当户对,又将成为众人口中一段流传千古的佳话。
     “小姐,准姑爷来了?!泵磐馐膛嵘档?,瞧了夏子衿一眼,捂着嘴笑了。
     “言钦来了?”夏子衿原本散漫的眼睛亮了起来,脸上的酒窝也深了。
     匆忙往外跑,就撞进了一个宽大温暖的怀抱里。
     “苏芳?”夏子衿往他身后看了看,“言钦呢?”
     苏芳微笑着说:“言钦还在大厅和你父亲商量事情呢,我就先过来看看你?!?br>     他看着眼前这个画着精致妆容的女孩,都不敢相信她即将嫁作人妇。曾经,她就是个跟在他和言钦身后转的小跟屁虫,如今,就要嫁给言钦为妻了。
     “你来,也一样?!?br>     夏子衿拉着苏芳进了屋。
     “苏芳,我都要成亲了,你有什么要送我的???”夏子衿赖皮地冲苏芳要起了礼物。
     苏芳看着面前摊开的手,眉头微皱,很是无奈。
     最后,取下了腰间的翡翠玉佩。
     玉佩一面雕着龙,一面纹着凤,寓意龙凤合鸣。
     这是他外祖母留给他的,他准备送给未来的娘子。
     夏子衿嬉皮笑脸地收下挂在了自己的腰带上。
     “也就是你才会这么宠他?!?br>     从门外传来了言钦的声音。
     剑眉星目,俊朗不凡。
     “我也只有现在宠宠她了,以后就靠你了?!彼辗夹π?。
     夏子衿习惯性地往言钦身上贴,撒起了娇。
     言钦也任由夏子衿挂在自己的身上,目光深邃。
     曾经当做妹妹的人竟要成为自己的妻子,他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他看向苏芳,依旧是浅笑兮兮,眼中的柔情触动了他心里的某个角落。
     三
     午夜梦回,夏子衿总会梦见儿时苏芳握着她的手教她写字,言钦拿着小虫子吓唬她。
     一场场梦境,比现实还真实。
     睁开眼,她看见了架子上的大红嫁衣,心中竟没有了半点儿欣喜。
     夏子衿曾经以为自己会在苏芳祝福的目光下走向言钦,成为一个幸福的女人??墒?,老天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苏芳代替其父上了战场。
     千军万马前,苏芳披上甲胄,竟真的有了一个将军该有的英气坚毅。
     夏子衿一直不明白,像苏芳那样温润如玉又性子淡雅的人怎么能打仗呢?但他确实又是一个难得的将才。
     她见过他百步穿杨的模样,那一刻,难得见他脸上出现了冷傲,是那种漠视一切的孤傲冰冷。
     站在风中,她从城楼上俯视下面。
     言钦正在和苏芳道别,从他们紧紧抱在一起的样子便可以知道他们有多不舍对方。
     “感情真深啊……”一句轻叹,带着唏嘘。
     她又看见言钦将那块玉佩代替她还给了苏芳,相隔太远,她无法看清楚苏芳,只知道苏芳拿着那块玉佩看了很久。
     大军启程,夏子衿的手握得更紧了。
     风摇动路旁的柳条,带着亲人的思念指向远方。
     城下,夏子衿疯了似的奔跑着,旁边行走的士兵怪异地看着她。
     一个踉跄,她摔倒在了地上,灰尘迷了她的眼。
     “苏芳……我等着你回来啊……”
     她懊悔,她不该如此任性,她应该和言钦一起来送他的。
     夏子衿望着早已消失在远处的苏芳,哭得一塌糊涂。
     言钦就站在她的身后,静静地陪着她。
     四
     夏子衿成亲的那天,言钦敲锣打鼓地将她从夏家接了过来。
     洞房之夜,他却没有出现。
     夏子衿没有生气,倒觉得理所应当,这桩婚事本来就没有爱,又怎么能继续它的幸福美满下去呢?
     言钦不愿意装,她也不愿意。
     夏去秋来,天气凉快了,夏子衿却病了。
     大夫都瞧不出为什么,她自然却知道。
     每次出太阳,夏子衿都会让下人搬一张躺椅在园子里,她躺在上面,有时也打个小盹儿。
     偶尔她会在园子这边看见言钦在园子那边走过,可他从来不看她。
     不过几月,言钦清瘦了不少。
     自从一月前,苏芳回来了,言钦就更加疏远她了。
     言钦不想见她,她不想见苏芳。
     入夜后,被子里冰凉得很,夏子衿将自己整个身子蜷缩在了一起。
     长夜漫漫,泪湿玉枕。
     夏子衿原本柔弱的目光变得阴冷。
     苏芳……苏芳……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