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爱情文章
亲情文章
友情文章
心情日记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经典文章
人生哲理
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抒情散文
写景散文
优美散文
散文诗歌
经典散文
哲理散文
诗歌
现代诗歌
爱情诗歌
古词风韵
散文诗歌
打油诗
藏头诗
洛阳市站区宏祥食品化工供应站
周公解梦
爆笑网文
搞笑视频
冷笑话

错觉文/小小一把琴

时间:2017-06-26 03:12 作者:远航 阅读:纠正错误

     
     ——世界的一切都改变了,可你没变。
     枝儿和叶儿是同一天出生的,又是街坊邻居,婴孩时就已经打成一块,索性以枝叶为名。
     “枝儿啊,好几年没见叶儿了,从小长到大的伙伴见面可别认生了,跟你说多少次了”妈妈的话语里带着埋怨与无奈。
     枝儿没忘,只是小学毕业,叶儿就被有钱的父母带到城里读书、生活,
     从此,一个农村,一个城市,各自天涯。
     听到这,枝儿内心不禁泛起了阵阵悸动的涟漪,时而兴奋,时而平静,时而叹息,时而憧憬。他畏惧,却更向往。
     走出家门,经过那曾经的乐园——泥洼地——思绪开始扯着时光的尾羽而行。
     一个麻花辫,两朵小碎花,花衣裳,灰裤子,一双猪笼草鞋,娇小脸蛋,透着萌动,双眸雪亮,晶莹澄澈,就是叶儿。在这里,他们过家家,一个当爸爸,一个做妈妈;他们垒城堡,一个演王子,一个扮公主;他们做游戏,一个大灰狼,一个小红帽。他们也争是非,闹红脸,在这里有欢声,有笑语,有争执,更承载着满满的回忆。
     到了公交站台,原先的竹制单顶棚,在岁月的魔法中,幻化成一道潜藏的暗影——广告肆意,建筑华丽。
     连绵雨中,单顶棚下,两个身影,勾肩搭背,几滴污泥湿衣角,几抹灰迹沾稚脸,若隐若现,头发微湿,“咯咯”欢声荡气回肠,掠过嫩绿荷角,穿过珍珠雨线。
     路已不再是崎岖难行的羊肠小道,而今已是一马平川的康庄大道,旁路灯柱高直,光泽靓丽,些微刺眼。
     枝儿感觉胃部微微不适,便仰头倚靠,轻皱眉头打起盹儿,窗外珠路逆行而下,潺潺的溪流再也哼不出淙淙的曲调,灰黑的浓烟再也闻不见炊烟的气息。
     到了城里,疲惫感顿然消退,偌大城市,远望高楼大厦,车水马龙,近听鸣笛谩骂,吆五喝六,手中的便条有些打湿。枝儿迷路了,又渴又饿,才知道城市的自来水也要花钱买。
     “阿姨你好,请问……”
     “喂。小子,怎么说话的你,我有这么老吗?”穿着时髦的少妇一句冲语噎住了枝儿的咽喉。
     枝儿傻了。
     “姐……姐……我想问一下别墅花园怎么走”一个中年女人迎面而来,他讷讷道,满脸通红。
     “哟。嘴儿挺甜”女人上下打量着枝儿,歪着嘴,鄙夷的视线最终停留在枝儿脚上那双猪笼草鞋上,看在他嘴甜的份上还是指了指方向。
     枝儿在别墅花园边上徘徊着,迟迟不敢进去,突然闻到了一股让他熟悉的羞愧的味道——袜子湿了,内心闪过一丝奇怪的畏惧感,像是在提醒着自己,自己是谁,他宁愿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嫌弃他,唯独不愿意那些人中也包括她,如果可以,他更希望叶儿在这段记忆中认识的他是那样一个活泼的少年。
     去还是不去?枝儿的内心激烈地做着斗争。突然感觉胃部剧烈疼痛,眉毛簇拥成一团,疼痛感让他逐渐失去了知觉,慢慢地,眼中的最后一丝光线也被眼皮阻隔在了外面的世界。
     他做梦了,看见叶儿站在泥洼地里,穿着打扮如同那个少妇,面容却还是原来的清纯淡雅,脸庞稚嫩。
     “枝儿,看你穿的这样,你不配做我的朋友,你让我怎么在朋友面前抬起头来,走啊??熳??!敝Χ用沃芯蚜?。
     几滴泪水不争气地淌落在眼旁,还好这一切都是梦,他不想自己的这般模样被叶儿看见,宁愿把这份思念永远封存在心中。
     “枝儿,你醒啦”好熟悉的声音,原来是妈妈的声音。
     枝儿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坐在床边面色焦急的妈妈。
     “看你一个小伙子了,还让一个女孩子照顾你两天两夜……”
     “什么?!敝Χ源黄宋俗飨?,想说什么话却被哽咽声分割地支离破碎“那……嗬……她……她在哪了”
     “她本来怕我担心才不想告诉我的,可是实在太累了,才打电话跟我说的,哎。你这孩子……”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